Bb PRESS

访谈

田村照子女士访谈“为了舒适健康的着装”而日复一日地研究-并思考现在与未来。

文化学园大学名誉教授田村照子女士是服装卫生学的领军人物,她一直致力于从人体测量、生理学、解剖学等各个角度开展服装方面的研究。作为职场女性的先行者,她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教授所思考的未来的产品制造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就这些问题对田村教授进行了采访。

在恩师的大力支持下走上了研究的道路 本来是想当一名家庭科的教师,因此在御茶水女子大学的家政学部学习了服装构成学,但是在大学期间受到老师的巨大影响,最终走上了研究的道路。
在还没有成衣的时代,这位教授在日本最早提倡进行人体测量,认为“今后会出现以不特定多数人为对象的服装生产需求”,奠定了当今社会成衣尺寸的基础。在跟随老师学习的过程中,受到“肩负未来服装学使命需要掌握什么知识”的启发,进入刚刚成立的研究生院学习。在学习硕士课程的过程中,确定了什么方法才能最为高效地进行体形分类的课题,使用多变量解析法对大量的人体测量数据进行了研究。这在现在是可以使用电脑轻松完成的分析方法,但在当时却是一个极高的屏障。不过,当时感觉研究还是很有意思的。“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为什么?”,每天沉迷于探寻学问真谛的过程之中。

当时的御茶水女子大学还没有博士课程,但老师告诉我,“你一定要拿到博士学位。”在完成硕士学业之后,老师给我介绍了在顺天堂大学的解剖学教室担任助教的工作。我开始也感到很困惑,难道“我要干解剖的工作吗?!”(笑)。但是,老师告诉我说:“穿衣服的是人。如果你连人本身的结构都不能很好的了解,又怎么去思考衣服应该是什么样的?解剖学是学习人体结构的最佳捷径。在家政学部没有多少学习解剖的机会,所以你还是放心地去吧”。我自己也是不会经过深思熟虑,马上付诸实施的性格(笑),所以就在那里学习了两年的解剖学。每天学习解剖都会学到很晚,因此开始甚至做梦都会梦到解剖。解剖学术语也是拼命记下的。我觉得我那时候肯定是学习最刻苦的阶段。

在为我提供的场所尽情享受快乐 然后,在即将结婚的时候,进入文化女子(现在的文化学园)大学,重新回到了服装领域,又过了一段时间,在日本首个“服装实验室”使用可以测量脑电波、肌电图、心电图的装置开始了研究工作。虽然又是一个未曾涉及过的领域,但我作为研究生进入东大的运动生理学研究室学习,在这里学到了生理学分析方法。
因为生孩子而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在文化学园继续开展研究工作的同时,又作为东京医科齿科大学卫生学研究室的进修生学习了生理与卫生学。在人工气候室建立温热环境,使用当时刚从美国引进的热成像仪对人体皮肤的温度进行了研究。然后,在育儿的同时历时7年之久,终于获得了博士学位,当时已经过了40岁。育儿阶段告一段落,在45岁后快到50岁的时候从大学出来,到美国的堪萨斯州立大学留学半年,在那里使用暖体假人开展了新领域的研究工作。

解剖、生理、物理,从各种视角学到的知识对之后的研究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例如,在制作服装的原型时,通常会根据尺寸画图吧。但是,我会在身体上贴上石膏,然后再把它一块一块儿的揭下来。这样,就可以得到身体的原始展开图。同时,将这种方法发展到了皮肤的伸展和动作的研究方面。这种构想是源于解剖学的知识,而我和学生都非常享受这种工作的快乐。
我有一个习惯,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交给我,我就会享受其中的乐趣。这属于被动型性格,但只要是把我放在那里,我就一定会把工作干好。这样,通过不断的学习,积累的知识越来越多,在需要某种新的构想时,积累的知识就能给我提供帮助。一边育儿一边开展研究工作确实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我会尽可能地去享受、去玩儿、再加上些许的努力。回顾过去,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丈夫和婆婆的支持下,实现了事业与家庭的双丰收 在我们那个时代,几乎所有的女性都是在大学毕业之后工作两到三年左右,然后结婚,成为家庭主妇,我自己也曾经那么想过。而决定继续工作是在结婚以后的事情。从我丈夫的工作性质来看,不存在工作调动的问题,而且是和婆婆一起住,这是我决定继续工作的决定性因素。 婆婆对我的工作提供了很大的支持,而且还帮我带孩子。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肯定不能继续工作的。当然开始的时候吵架也是吵得很厉害的(笑)。不过,关键在之后。我想事情这么拖下去绝对不行,所以就想如何才能不吵架解决问题。最后,在职责分工方面划清了界限,“从这儿到这儿是你,从这儿到这儿是我”。比如,“几点以后孩子由我来带。不过,在几点到几点之间还要麻烦妈妈您来带”,还有打扫房间由谁来做,等等。幸运的是,婆婆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所以在划清界限之后,很多问题迎刃而解。
我丈夫在工作方面也一直在帮助我。同样都是研究人员,但他有我所没有的特质,我之所有能够在繁忙的工作当中抽出时间来干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这都是我丈夫的功劳。在学生时代,我们一起参加了混声合唱,音乐是我们共同的爱好,而且非常喜欢美食和旅游,所以每年都会一家人出去旅游。最近由于时间比较充裕,所以会一起去听听歌剧、音乐会或者到处转转,很享受目前这种状态。

构建在良知中发现时尚的社会 思考“舒适而健康的着装”的产品制造固然很重要,但是在未来社会,还要求我们推进思考“环境”问题的产品制造。现在,绝大部分的面料都是由石油类的合成纤维生产的。从经济性和便利性的角度来说,这种面料可以满足人们的各种需求,所以流通量非常大,但是这种面料不能生物降解,而且今后必然会出现石油资源本身枯竭的问题。这对环境来说绝对是没有好处的。另外,从功能方面来说,现在有很多石油类合成纤维摸上去手感很好,这一点非常吸引人,但是真正穿到身上,会不可避免地导致人体产生的水分封闭到衣服里,让人感觉闷热。
客观来说,在这一点上,宾霸的舒适性,特别是吸湿性非常出色,肌肤触感顺滑,摩擦系数小,不易产生静电等等,不仅具有这些优异的功能,而且宾霸还是一种可生物降解的纤维,从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持续性观点来说,宾霸也是非常好的素材。

人们常说:“地球是我们向未来的子孙借来的”。我希望今后能够构建一种消费者基于良知发现时尚,并且这种行为得到广泛支持的社会。为此,企业方面的宣传工作也是极其重要的。 为了让消费者认清当前的形势,保持危机感,认真考虑“现在应该选择什么”,企业坚持这样的价值观,不断进行宣传是非常重要的。

田村 照子 女士

文化学园大学名誉教授。该大学服装环境学研究所所长。御茶水女子大学研究生院家政学研究科硕士毕业。历任顺天堂大学助教、文化学园大学教授、该大学研究生院 生活环境学研究科长,现职为医学博士。为了让服装的功能性相关领域成为对人们的生活提供帮助的学问领域,主要利用医学知识开展“温热”、“形态与运动功能”、“皮肤的生理”方面的研究工作。是代表日本服装卫生学研究的领军人物者。出版了《服装环境的科学》、《服装与气候》(气象手册)等大量著作。

Back to Bb PRESS TOP

Page top

关于宾霸的垂询

首页  >  宾霸  >  Bb PRESS  >  访谈  >  田村照子女士访谈“为了舒适健康的着装”而日复一日地研究-并思考现在与未来。